閱讀無限。文章內容
Loading
點我,找文章
名家專欄 許志誠

美國為何「降息」?和我的理財有何相關?

摩根大通銀行業務主管表示,以前人們說不要和聯準會作對,現在應該改為不要和推特對抗。川普在「推特」上發功,讓聯準會不得不降息。聯準會本來應該是獨立單位,秉持專業決定利率水準,曾幾何時制定決策也淪落到不得不屈服政治壓力。川普怎樣對聯準會施壓?聯準會果真如願降息後市場就能穩定嗎?

7月聯準會決策會議前的詭異氛圍

2019年7月底的聯準會決策會議前,全球金融市場瀰漫著一股氛圍,大家都在討論著美國這次降息的幅度是2碼或1碼,幾乎聽不到不動或是升息的聲音。明明美國近期公布的經濟數據並不差,6月新增非農就業人數超過20萬人,來到22.4萬人,而且是連續105個月增加;失業率3.7%,幾乎貼近到近50年來的低點3.6%。6月製造業生產月增率0.4%,漲幅較5月倍增;零售銷售月增率也是0.4%,比市場預期的漲幅也呈現倍增。6月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2.1%,漲幅較5月擴大0.1%,也高於聯準會對物價設定的2%目標漲幅。聯準會似乎有不少理由支持在這個時間點不變動利率,也曾試圖用數據向市場說明,但卻不被買帳?!

以前說「不要和聯準會作對」,現在改為「不要和推特對抗」

主要原因居然是川普接連在推特上發言,向聯準會施加降息的政治壓力,川普發文後的效果使降息預期蔓延到全球,不僅反映在債券市場,連股票市場也都動了起來。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一路向下,還曾經一度跌破2%;道瓊指數不到2個月的時間從24,815點(5/31)一路挺進,來到27,350點(7/15),波段漲幅達10%。可以想像目前聯準會的壓力,如果最終沒有降息,將可能對經濟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

川普在推特上說了什麼!?施加的壓力真的大嗎?

以下是近2個月川普在推特上關於聯準會與美國利率看法的發言彙整。

  • 5月14日 – 聯準會如果降息,那遊戲結束了
    中國向他們的金融體系注入資金,且會為了補助企業像過去一樣降低利率,中國這樣的行為將會失敗。如果聯準會過去也跟中國來場降息競賽,那中美貿易競賽贏家確定就是美國。
  • 6月11日 – 美國利率太高,增加荒謬的量化緊縮
    歐元與其他貨幣相對美元貶值,這讓美國貿易條件處在極大的劣勢中。美國聯邦利率太高,增加荒謬的量化緊縮效果,聯準會完全不知道這種情況。
  • 6月18日 – 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的發言,對美國非常不公平
    德國DAX指數因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激勵的發言一路攀升,對美國非常不公平。(附註:德拉吉於6月18日發言表示歐洲央行會視情況再度寬鬆貨幣,可能的動作包括QE與降息)
  • 6月24日 – 當我們需要降息與寬鬆時,聯準會像固執的孩子堅持著,搞砸了!
    聯準會升息太快,並且做大規模緊縮,儘管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但我們仍然準備擁有美國歷史上最好的6月。試想如果聯準會做對(降息)了會怎樣,道瓊指數會上漲超過千點,GDP成長率會有4%或5%。當我們需要降息和寬鬆,藉此補償其他國家對我們做的事情之際,聯準會仍像固執的孩子一樣堅持著,搞砸了!
  • 7月3日 – 中國與歐洲正在大玩貨幣操縱遊戲
    中國和歐洲為了要和美國競爭,正在進行大規模的貨幣操縱遊戲,向他們的金融體系注入資金。我們應該也來跟他們比賽一下,還是視而不見讓他們持續玩下去。
  • 7月15日 – 僅管聯準會採取過時的政策,我們仍把國家經濟做到第一名
    我們把國家經濟做得很好,做到第一名,儘管聯準會在利率與緊縮上採取過時的政策,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 7月19日 – 和那些經濟上無法和我們比較的國家相比,我們的利率遠高於他們
    由於聯準會不正確的思維,讓我們支付比那些經濟上無法和我們比較的國家,遠遠較高的利率。當他們還要降低時,我們的利息成本遠高於他們。
  • 7月19日 – 我們正在參與世界大賽並將獲得大勝,但不用感謝聯準會
    我喜歡紐約聯邦銀行主席約翰威廉斯的說法,他聲明中提到聯準會升息太快且太早,這百分之百正確,而且必須停止瘋狂的量化緊縮。我們正在參與一場世界大賽,並且會取得大勝,但不用感謝聯準會。如果他們升息行動沒有那麼快、那麼多,我們會比現在做的更好。

為什麼川普這麼想降息?

觀察川普就任美國總統至今,感覺他一直把國家當成公司一樣經營著。他希望可以讓美國獲利極大化,因此在強大的內需支撐下,如果可以降低貿易赤字,就有機會達成他的目標。就像一家公司的董事長,為了讓公司的獲利極大化,內銷市場表現很好,但外銷市場向來都是賠大錢,如果可以讓外銷賠的錢減少一點,公司獲利就會向上提升,董事長的寶座就可以越坐越穩。

川普就任的2017年,美國貿易赤字(商品與服務合計)為3,756億美元,2018年赤字金額擴大到4,192億美元。為了達到降低赤字的目標,針對中國等貿易逆差國祭出關稅措施,並對中國採取科技封鎖,目的就是要徹底改變彼此間貿易存在的結構性問題。因雙方貿易存在大幅度的失衡(美國出口金額較低,相對中國等主要貿易逆差國出口到美國較多),即便會承受對手國相同手法報復,基於對手受傷程度必定較大的考量,川普非常堅定的以此戰術處理貿易問題。

觀察中國上半年的貿易數據,對美國出口年增率-8.1%,單就這項數據可解讀為川普一系列的戰術效果似乎顯現,但美國財政部公布5月的貿易赤字(商品與服務合計)為555億美元,相較4月赤字增加近43億美元,是2019年以來最大的單月赤字金額,與2018年5月相比更是大幅增加將近112億美元,實際的效果遠不如川普預期。川普認為這是美國利率太高,造成美元匯率太強勢所造成的結果,像中國就會讓貨幣貶值,並且對企業進行補貼,減輕25%關稅所造成的影響。所以川普也想參與全球貨幣戰,根本就不在乎其他國家就是因為川普的關稅造成經濟成長趨緩,才採取降息來支撐經濟,硬生生地以政治壓力引導聯準會也來場降息競賽,讓美元不要過度強勢,縮減他心中最在意的貿易逆差。

聯準會降息,之後的情勢就會穩定下來嗎?

當身體沒有病痛只是有點累了,喝下一瓶提神飲料可能會展現滿滿活力,當藥效發揮得差不多了,不想休息的話肯定需要再來一瓶。同樣的情況或許也會出現在美國,原本經濟狀況與其他國家比較表現都相對突出,為了延續經濟擴張氣勢,創造貿易競爭力,而採取沒有迫切必要性的降息行動,之後包括川普與全球金融市場將有可能會要求更多降息的機會與空間,讓榮景持續呈現在眼前,這也是目前國際級金融專家擔憂的。美國聯準會目前降息最大的好處,將是暫時平息短期內市場可能的波動,長期而言現階段仍然無法定論。若降息的需求持續存在,股票市場波動仍會較大、風險相對偏高,相對的投資等級債券可能還是會吸引資金流入,個人的資金配置還是要以保守為優先。降低股票等風險偏高的金融商品投資比重,提升如美元保單這類型的保守穩定部位,渡過這段全球貿易與貨幣大戰的渾沌期。

延伸閱讀